一个失去女儿的母亲,一场轰动一时的情感纠纷、一桩历时6年长跑的凶杀案件,今天终于落下帷幕。

今天,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对原告江秋莲(江歌母亲)与被告刘暖曦(以前的名字叫刘鑫)生命权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刘暖曦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江秋莲各项经济损失496000元及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0元,并承担全部案件受理费。

这场案件就是当年吸引广大网友关注的江歌案,在江歌妈妈历时六年的漫长诉讼,今天总算是划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当法院的宣判结果即将揭晓的那一刻,我们看到了江歌妈妈激动的心情难以平复,她是那样的激动和感慨,自己女儿的死亡总算有一个交代了!

江歌于2016年被害,凶手是江歌好友刘鑫(也就是本案被告)的前男友陈世峰,目前陈世峰已经被日本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0年。

在江歌被杀时,刘鑫就在江歌家中,也就是说:陈世峰本来是来杀刘鑫的,结果刘鑫跑进屋内将大门反锁,导致江歌一人在门外孤立无援,最终被害。刘鑫根本没有开门拯救江歌的想法她在江歌的死亡中扮演的“帮凶”的角色。

江歌之死,刘鑫难逃其咎!

刘鑫在江歌的死亡中具有不可逃脱的责任,江歌妈妈一直致力于让一切杀害自己女儿的人绳之以法直到2018年10月,江歌去世后711天后,江妈妈终于下定决心宣布对刘鑫进行诉讼。

从法律层面来看,江歌被杀时刘鑫不履行救助义务,造成江歌在遭受凶手的残忍杀害,最终因左颈总动脉损伤失血过多而死亡,具有明显的过错责任。

更是在事件发生之后针对江歌的死因,不断对江歌妈妈恶语相向,严重侵犯的江歌以及其妈妈的名誉权,不断在江妈妈早已脆弱的伤口上撒盐企图让江歌妈妈“知难而退”

但是江歌妈妈没有退缩,她坚持下来只为了一个信念——为女儿讨回公道,要让应有的人得到惩罚。

但是她低估了江歌妈妈的决心,也低估了广大网友的耐心,法院捍卫公平正义的意志,现在刘鑫需要为她六年多来无法无天的行为付出代价

从道德层面来看,刘鑫在面对江歌的死亡没有丝毫愧疚、感恩,更是在事后竟然都没有任何表示,在江歌妈妈多次前往日本的日子里,没有去看过一次 。

一切都不愿意向江妈妈讲述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不得不说江歌实在是交了一个白眼狼朋友!

事后对陈世峰的审讯中,我们也得知了原来早在刘鑫分手后,就不断地将自己分手的原因归结到江歌身上,这更加剧了陈世峰与江歌之间的误会,最终导致了江歌客死他乡。

法院判决刘鑫赔偿的依据是什么?

本次江歌妈妈与刘鑫的官司并非大家之前一直希望的那样,能够将刘鑫判处刑事处罚,这样毕竟是太难了。

涉及到跨国搜集证据等诸多因素,加之刘鑫也并非亲手将江歌杀害,她也仅是没有尽到救助义务。

因此在本次判决中也是选择让刘鑫承担民事责任的方式,对江妈妈进行赔偿来达到告慰死者,抚慰生者的结果。

在我国民法典中也规定了: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条侵害自然人人身权益造成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精神损害赔偿和第一千一百八十一条被侵权人死亡的,其近亲属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被侵权人死亡的,支付被侵权人医疗费、丧葬费等合理费用的人有权请求侵权人赔偿费用。”

正是基于这样的法律规定,江歌妈妈获得了将近五十万元的损害赔偿和二十万元的精神损害赔偿。

因此,今后大家在遇到类似的案例中也要能够分清偿赔偿钱款的原因,针对不同的损害结果,请求法院支持不同的赔偿结果,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的权益得到最大维护。

法院的这一段判决词刷屏朋友圈:扶危济困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诚信友善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内容。司法裁判应当守护社会道德底线,弘扬美德义行,引导全社会崇德向善。基于民法诚实信用基本原则和权利义务相一致原则:在社会交往中,引入侵害危险、维持危险状态的人,负有采取必要合理措施以防止他人受到损害的安全保障义务;在形成救助关系的情况下,施救者对被救助者具有合理的信赖,被救助者对于施救者负有更高的诚实告知和善意提醒的注意义务。

因此,大家一致认为,法院的判决于法有据,于理很合,是一次绝佳判例,对引导社会风气有很大的帮助!绝不是一味地照顾弱者什么的。

未来的时光还很长,江妈妈也打算日后将自己遭遇的善良和温暖记录下来,帮助更多人。

同时,通过开网店,江妈妈也在打官司之余补贴家用,支撑她走的更远。

我们也希望江妈妈从今以后更加坚强的活下去,勇敢的面对每一天!

也正像法院指出的那样:“江歌在整个案件中表现出扶危济困、诚实友善的良好的美德值得褒扬。”,我们不应该让英雄蒙难,更不应该让高尚的灵魂受到玷污。